馆藏资源-阿坝档案信息网
阿坝档案信息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 ->首页 -> 馆藏资源

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红军长征在四川(11) 红军在四土地区播下革命火种

发布时间:2016-11-09 16:10

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红军长征在四川(11)

 红军在四土地区播下革命火种



    2016-10-18  作者:杨成立 钟国强 来源:《中国档案报》

  红军长征到达四土地区(由梭磨、松岗、卓克基、党坝4个土司所辖区域组成,现属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市)时,遭到国民党军、地方军阀和封建势力的前堵后追,牺牲很大,但在藏族人民的大力支持下,最终取得了胜利。

    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档案馆里,珍藏有一件1935年5月的档案,它真实记录了红军长征在进入四土地区时的艰辛历程。当时,卓克基长官司索观瀛根据侦探具报,得知红军驻扎在绥靖、崇化一带,并已进入党坝各处,距卓克基只有一日的路程,倍感忧虑。因此,他呈文要求国民党政府为其补充枪弹,加紧备战。

 1.jpg
1935年5月,卓克基长官司索观瀛恳请国民党政府酌发枪弹的呈文。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档案馆馆藏

土兵阻击红军路

    当时的四土地区,地方势力割据严重,大小土司将自己的辖地自封为“国家”,互相争夺地盘,动辄冤家厮杀,械斗频繁。土司在辖区内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肆意征粮派捐。藏族百姓本来生活就极度贫困,再加上各种赋税,更是让他们不堪重负。

    受国民党扶持的大小土司听闻红军要北上路过四土,惊恐万状,立即下令:每个男性必备明火枪一支、火药五斤以上、火绳三丈以上及一个月口粮,组成民团武装,想方设法阻击红军。

    1935年6月12日,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与先期到达的红四方面军策应部队,在夹金山北麓懋功的达维镇胜利会师。红一军团进驻懋功后,旋即奉中国革命军政委员会命令向四土地区的卓克基进发。6月24日,红六团准备翻越长征途中的第二座大雪山——梦笔山,部队来到山脚下时,发现有土兵防守,于是,红军派出一位代表,手上拿着一根木杆,上面有一张纸,表示只是路过,结果被土兵一枪打死,随后双方开始交火。红军战士英勇顽强,而土兵战斗力较差,再加上他们大多用的是火枪,因为天降大雨致使火枪失灵,更是难以抵挡红军的进攻。战斗中,阵亡土兵37名、头人2名,受伤21名。土兵退守到卓克基土司官寨,红军从梭磨抄袭后方,土兵遂逃窜到大藏寺,后又纠集4000人,反攻至格灰桥(今马尔康市的嘠辉桥),战斗持续一昼夜,最终被红军击退。

    当时,在格灰桥上阻击红军的几十个土兵用的武器也是火枪,他们不懂利用地形,更不懂得战术攻防,结果被红军包抄。土兵一看到处都是红军,就顺着梭磨河往下跑,红军边追边开枪,没打到一个人,他们还以为是红军枪法不好。直至红军追到白湾双江口的平安塔,一个土兵在一块大石后挑衅,结果被红军一枪打倒。他们这才明白红军不是枪法不准,而是知道他们都是土司头人强迫的老百姓,不忍心伤害他们。

    红军在与土兵交战中,也付出了惨重代价。在红军占领卓克基土司官寨后,一位土司手下的人带领10名土兵,乘着夜色回来将官寨焚毁,红军被烧死、烧伤数百人,伤亡惨重。

藏民红军一家亲

    6月下旬,红军已完全控制了四土地区。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领导和中央机关也从懋功两河口移到卓克基。当时四土地区的土司头人们在国民党军阀的授意下进行欺骗宣传,说红军是杀人喝血的军队,吓唬老百姓逃往山林躲起来。土司头人下令实行“坚壁清野”,连石头水磨都要挖地三尺埋藏。老百姓全部跑了,家里的粮食也都拿到山上藏了起来。

    红军进入四土地区后,虽然摆脱了敌人封锁,但也面临着粮食、给养供应严重不足的问题。7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卓克基土司官寨召开会议。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张国焘、刘少奇、博古等人到会。会议讨论通过《告康藏西番民众书——进行西藏民族革命运动的斗争纲领》,号召藏族人民反对国民党军阀,成立游击队,加入红军。会议期间,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和红军总政治部分别下达了《关于粮食问题的训令》和《关于在松潘筹借粮食的规定和办法》。

    为消除民族隔阂,红军领导机关派出大量工作组走村串寨,宣传红军尊重少数民族风俗、宗教信仰的政策和北上抗日方针,不断扩充红军队伍,很快打开了局面。

    通过宣传,藏族乡亲们开始了解到红军并非土司口中的杀人喝血部队,而是纪律严明的队伍。因此,一些藏族乡亲开始主动帮助红军,有的藏民还挑着干肉、青稞米、大饼卖给红军。同时,红军的筹粮队到藏族老乡家里筹粮,也是给足了钱,不让藏民吃亏。因此,四土地区的藏民们几乎把当年的大部分收成支援了红军,上万头牛羊也全部成为红军筹集的“粮食”。

    四土地区支援了红军,红军也在四土地区播下了革命的火种。红军先后发布了《共产党、红军对番人的主张》《回民斗争纲领》《关于少数民族工作须知》等文告;同时,先后在党坝、卓克基建立了相当于县级的革命政权和13个乡级苏维埃组织,组建了卓克基、本真、松岗、草登游击队,建立了穷人协会等。

    随着人们对红军深入的了解,红军越来越受到当地藏族民众的拥戴,要求参加红军的青少年也越来越多。据《藏族史纲》记载:“党坝地区仅少年参军就有72人”,整个四土地区约有5000人参加了红军。天宝、沙纳、孟特尔等人是他们中的优秀代表,后来都成为我党的领导干部。

    10月,最后一批红军结束了在四土地区的活动,依依不舍地告别了藏族乡亲,从卓克基出发开赴陕甘宁革命根据地。

四土藏民的奉献

    红军一撤离,国民党和土司武装卷土重来,开始对参加苏维埃政权和帮助过红军的老百姓进行野蛮的清算和屠杀。《雪山草地行军记》中记载:“当地反动分子曾订有一个严惩藏民的条例,凡帮助红军引路者,帮助红军当通司者,或卖粮给红军者,均处死刑。”南木尔甲是卓克基的苏维埃主席,全家被杀光。达西姆亚,因为赶了一部分牛供应给红军,也惨遭杀害。旦真的爷爷因给红军带路,被反动派挖了眼睛,割了鼻子,抽了手筋、脚筋……四土许多优秀儿女遭到残酷报复,为中国的革命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即便形势恶劣,白色恐怖也斩不断四土人民对红军的深厚感情。善良的四土人民冒着杀头的危险收留红军、救治红军,留下了许多动人的故事。其中,马成力、王三妹夫妻救治身受重伤的红军机枪手向荣的故事妇孺皆知。当时他们夫妻二人在阿坝县做生意,有一天在去买牛的路上,突然听见路旁的树丛里有人在呼叫,他们寻声发现了受伤的红军战士向荣,他的双脚都已生蛆,十分可怜。于是,夫妻二人一商量,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将向荣放到牛背上拉回了家。经过悉心照料,向荣恢复了健康。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毛泽东曾经在很多场合盛赞过当年四土地区的各族人民对于中国革命的支持和贡献。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10月7日 总第2974期 第二版